朱德的故事精选4篇

2022年7月16日15:39:06朱德的故事精选4篇已关闭评论


    老一辈革命家用宝贵生命与敌人殊死作战,才建立了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.下面小编给大家介绍关于朱德的故事,方便大家学习。
          朱德的故事1
    1938年春,准备从临汾动身赶赴太行山前线的总司令朱德,突然接到警卫员的快报:不远处有大量的日军正在向古县方向行进,即将与我军相遇。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,朱德抛开个人生死安危,准各迎战。
    一方面是因为时间来不及了;另一方而,如果主力部队避开日军,抄小路退出的话,日军将轻而易举地占领古县城,一批无辜的百姓将被送入虎口,当地的革命政权也将覆灭。所以情况相当危急。
    朱德对身边的几个战士说:“谁愿意跟我拼死一战!不做危险关头的逃兵?”战士们看见总司令如此临危不惧,战斗的激情纷纷高涨。大家都大声呼喊:听总司令的命令!和小鬼子拼了!”
    朱德非常激动,他稍微让自己平静了一下,然后镇定自若地发布命令:你们一定要顶住敌人,拖延他们西进的时间。大家要注意埋伏,瞅准机会再歼灭敌人!”战士们纷纷响应,让自己冷静下来,很快进入了作战状态,只等日军的到来。
    日军渐渐逼近,朱德一挥手,顿时枪声大作。走在前而的日军步兵突然遭到弹雨袭击,被打得完全摸不着头脑。双方交火持续了一天一夜。第二天,敌军的侦察员发现这不是一支大部队,而是朱德率领的警卫部队,于是窃喜,心想:这次是一支人数不多的小分队,着来领赏的时机到了。”
    日军便命令轰炸机载满炸弹,对古县镇进行狂轰滥炸,企图一举将朱德及其部队一同埋葬于火海之中。然而,日本空军飞行员对当地的地理环境不熟悉,把故县和古县镇弄混了,结果是只轰炸了故县。正当日军指挥官得意忘形之际,却传来令他大吃一惊的战况消息:轰炸机根本就没有伤到朱德的一根毫毛。
    朱德在古县镇指挥作战,以极少的兵力同日军对峙,展开了拉锯战。他利用山地的有利地形,以及敌军害怕被八路军黑夜袭击的弱点,与日军激战三天三夜,最后大获全胜。这充分显示了朱德过人的胆量与非凡的军事才能!
          朱德的故事2
    1929年的一天,朱德的通讯员在行军路上病倒了。朱德硬要通讯员骑上他的大黑马,自己挑担子。当部队要到松源的消息传开后,当地群众比过年还高兴,都巴不得立刻见到朱军长,但是因为谁也没见过朱军长,不知道哪个是他。
    党代表告诉大家,朱军长骑的是大黑马。于是,队伍出现在面前时,大家都把目光集中到那个骑大黑马的人身上。
    只见黑马背上坐着一个约莫二十来岁的青年,面色也不太好,而且显得有点疲劳;前面走着一位挑担牵马的人,是一个浓眉大眼的壮汉。他正是朱德,他身穿一套黄灰色旧军装,脚踏草鞋,腿打绑带,肩上弯弯的扁担挑着四五盏船灯。
    在乡亲们疑惑的目光中,只听朱军长洪亮的嗓门冲着大家说道:“乡亲们好啊!”乡亲们这才明白,敬爱的朱军长原来已经来到了他们中间。
        朱德的故事3
    新中国成立后5261,朱德长期担任党和国家领导人,依4102然保持着简朴的作风。难得的1653两身较好的外衣,也只是参加重要国事活动或外出时才穿,一回到家里,仍换上旧衣服。
    他在家里的衣服,已经洗得发白,领口和袖口都打了补丁。有的衣服实在太破,不能再补,朱德还舍不得扔掉,要求两件拼成一件。
    有一次,康克清先斩后奏,未经朱德同意,把裁缝师傅请到家里,准备为他做身新衣服。
    朱德见了裁缝师傅,却讲起勤俭建国、勤俭持家的道理:“衣服被子只要干净就好,补补能穿能盖,何必买新的?给国家节约一寸布也是好的。这比战争年代好多了,那时候一件衣服得穿多少年!”
    最后,工作人员出面帮助康克清解释,说是为了参加活动时穿,朱德才勉强同意
    朱德的故事4
    朱德的生母钟氏(1858-1944),从小生长在极端贫困、社会地位十分低下的流浪艺人家里。钟氏19岁嫁到朱家,数十年如一日每天天不亮就起床,煮了全家的饭,还要种田、种菜、喂猪、养蚕、纺棉花、挑水、挑粪,生朱德的前几分钟还在灶前煮饭,朱德呱呱落地之后,她又起身接着做饭。钟氏生有13个子女,由于生活艰难,有5个刚刚生下来就被溺死。
    朱德在两岁时被过继给大伯父。大伯父因无后代,遂领养朱德为嗣。这样朱德又多了一位养父和养母。钟氏晚年知道自己的儿子担任了八路军总司令,仍不辍劳作,自食其力。她唯一所求就是在有生之年能见儿子一面,因处于抗战时期,朱德身负重任,钟氏未能如愿。1944年2月15日,以86岁高龄辞世。
    朱德母亲去世之后,蔡畅在延安纪念三八妇女节大会上说,朱德母亲的模范行为是妇女界的光辉榜样。1944年4月10日,延安各界100多人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。
    中共中央的挽联是:“八路功勋大孝为国,一生劳动吾党之光。”
    毛泽东的挽联是:“为母当学民族英雄贤母,斯人无愧劳动阶级完人。”
    中共中央党校的挽联是:“唯有劳动人民母性,能育劳动人民领袖。”
    钟氏去世之后,朱德十分悲痛,百忙之中写下了《母亲的回忆》,发表在1944年4月5日延安出版的《解放日报》上。几十年之后,一名外国记者问朱德:“您一生最大遗憾是什么?”朱德回答说:“最大的遗憾就是在老母逝世前连一杯水都没倒。”